文字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主日事奉 > 上周讲章 > 文字 > |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

作者:应小霞 发表于:2009-01-30 点击:

耶和华是我的牧者

 

各位亲爱的长辈、弟兄姊妹,《诗篇》二十三篇被称为“大卫之诗”,它可能是大卫年老的时候,缅怀往事,瞻望未来作的,今天的犹太人一般在准备吃饭的时候颂读它。这首诗为普世人所喜爱,被誉为“《诗篇》中之珍珠”,其柔和纯净的光芒令每一双眼睛都新奇。这首简洁同时又极富深度和内涵的诗篇,带给无数人以安慰和盼望。犹太人喜欢它,基督徒喜欢它,多忧多愁的不可知论者也喜欢它。它被裱挂在医院的大厅,被写在监狱的墙上;小孩童朗朗上口,亦为临终之人轻声诵吟。它叫软弱者得刚强,叫困苦者得安慰,幽暗中之人见到它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它也叫绝望中之人生发活泼的盼望。

这首诗是大卫属天的牧歌,其敬虔与诗意相当,甜美和灵性内涵超越非凡,这是一首超越的颂歌。除了每一个基督徒怀中都有的音调之外,它不需要其它的音调。大卫以满怀的感恩和喜悦拨动心弦,深情地歌唱: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The Lord is my shepherd, I shall never want.”这里的牧者,指的是照管羊群之人,是指牧羊人。牧羊人是古代近东一种最为人熟悉的职业,自古就有许多人喜欢用牧者来称呼当时的政治领袖和他们的神明。圣经当中也有不少人是牧人,比如说最早殉道的亚伯,还有以色列的祖先亚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,在牧羊时被呼召的摩西和大卫。耶和华,更被称为是“以色列的牧者”。但是唯有《诗篇》二十三篇清楚地道出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”,他不仅是全人类的牧者,更是我的牧者——与个人有亲密的关系。当大卫说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”的时候,他的暗喻是“我是他的绵羊”。

弟兄姊妹印象当中绵羊是非常地温顺而且清洁的。但实际上,它有的时候相当顽固、倔强,智商也不高,很难驯化。我们从来没有看过驯绵羊师,或者说绵羊翻跟斗,绵羊特技的。它也不会自己搞卫生。我们见过猫洗脸,也见过狗洗澡,小鸟呢,也在鸟浴盆里洗羽毛,但是有着一身厚厚的毛的绵羊它弄脏了也不知道自己去洗干净。我们图画上看到的那雪白的绵羊,乃是牧人劳动的成果,他把它们一只一只都洗干净。还有,在上帝所创造的动物当中,最没有办法照顾自己的就是绵羊了。绵羊它没有尖牙,没有利爪,它跑得也不快。所以,我们听过芝加哥公牛队,或者说西雅图海鹰队,但从来就没听过华盛顿绵羊队。为什么?因为绵羊它没有攻击性,也没有防御能力,谁愿意当绵羊去挨人家欺呢?难道大卫就不能想个更好的比喻吗?毕竟他击败过歌利亚,也胜过了扫罗,建立了一个复兴的、强盛的大卫的王国。难道他不可以说“耶和华是我的司令官,我是他的勇士?”勇士多威武啊,穿着制服,拿着武器,佩戴勋章,当他大步流星地行进的时候,谁都欢呼鼓掌;或者说“耶和华是我的灵感,我是他的诗歌?”诗班的服侍是令人欢呼雀跃的,因为结的是嘴唇的果子;又或者说“耶和华是我的国王,我是他的大使?”当大使开口说话的时候,谁不驻足聆听呢?可是当上帝的绵羊出现的时候,它说话,它唱歌,它行进的时候,谁会察觉到它呢?只有它的牧者。

牧者对羊群的关注,让大卫想起了上帝对我们的照顾。中东的背景,绵羊的生存全靠牧羊人,他带领它们寻找食物、水源,保护它们脱离豹子、豺狼。在《撒母耳记上》十七章34-35节那里我们看到,大卫放羊的时候,有时候来了狮子,有时候来了熊衔走羊羔,大卫就勇敢地冲上去,追赶它,击打它,将羊救下。若是野兽转过来要攻击大卫的话,大卫就揪着它的胡子将它打死。为了照顾羊群,大卫白日受尽干热,黑夜受尽寒霜,他耗尽心力一刻不离地陪伴在它们身旁。大卫王自己牧羊的经历使他想起了上帝对我们的照顾,所以大卫欢喜地宣告说: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”。

弟兄姊妹,请大家注意,“我的牧者”这个词。“我的”,可以说是这句子当中最最宝贵的一个词,不是说耶和华是全世界的牧者,带领众人作他的羊群。不是!大卫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如果说他不是其他人的牧者的话,他依然是我的牧者,他看顾我,他保护我,他引领我,他供应我。而这个“是”是现在时态,就表明无论何时、何地,我们都在耶和华牧者般的眷顾之下。多么宝贵啊!

那么,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”带出的结果是什么呢?——“我必不至缺乏”。也许我们会说,大卫他当然不会缺乏。为什么?我们在《历代志上》二十九章看到,当大卫王为耶和华殿预备财富的时候,他所预备的如果折合现在的人民币,至少有120亿,而现在黄金涨价了,恐怕还不止这个数目。那么,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有缺乏呢?但是我们读《列王纪上、下》,《撒母耳记上、下》,《历代志上、下》的时候,我们看到他也有缺乏的时候。当他听到扫罗要杀他的时候,他什么都没带,马上就起身逃命。他是一名逃难的勇士,但是身上却连一件武器都没有,耶和华也没有在他逃难的路上从天上掉一把刀给他。他连奔了三日三夜,耶和华也没有在沿途的树枝上挂一些葡萄饼给他。他到了挪伯地的祭司亚希米勒那里讨点吃的,也没有,只得吃撤下来的陈设饼(参:撒上二十一1-6)。大卫缺乏吗?他有缺乏的痛苦,他有死亡的恐惧,他有孤单的悲哀,他有仇敌的欺凌,他有失败的羞辱,更有为自己的儿子追杀有家不能回的凄凉。

弟兄姊妹,在人看来,大卫缺的太多了,他怎么是不缺乏的呢?而《诗篇》二十三篇告诉我们,他是必不缺乏。虽然耶和华没有在他逃难的路上掉把刀给他,也没有在路途的树上挂葡萄饼给他,他的仇敌也没有全都消灭光,但是上帝耶和华的保护随着他,供应随着他,好让他明白——耶和华的供应不是在大卫觉得该供应的时候,而是在上帝看来可以的时候,大卫所经历的暂时的缺乏和试炼,是让他明白,从神而来的供应是何等的宝贵,并且得神更美的祝福,那就是亲近他。

我们的神是全知的,他深知我们每一个人的需要。我们的神是全能的,他能够供给我们一切的需要;他知道我们所需,他能够供应我们所需。更重要的一点是,他愿意供给我们。那么,听起来是不是上帝“有求必应”呢?让我们看一下牧羊人,他对羊是否有求必应?不是这样的。凡对羊群生命有益处的,保持它们身体健康的,叫它们成长的,牧者都供应它们。伤害它的,对它无益的,牧人不会给它。一个好的牧人,他会把毒草给羊吗?不会,牧羊人尚且知道这么做,那么我们的上帝他更知道,而且做得更好。我们祈求耶和华上帝的时候,他听我们,但是他不全应允我们。弟兄姊妹,有求必应绝非祝福,上帝只把对你好的给你。

一生经历过牧养他如牧小羊的上帝无数恩典的大卫说: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”他想说的是,我在上帝里面所拥有的,远远胜过我所失去的一切。在英文新标点和合本圣经那里说:“I shall never want.” “never want”这个翻译是非常传神的,我不再需求什么了,也就是说,我满足了。我不再需求什么,这是不是心理安慰?没有还说自己有。是心理安慰吗?不是的。上帝实实在在地供应他。有的时候,这个供应是丰丰富富的,有的时候就够他所需。而现在呢,大卫的眼睛已经不再专注于地上的事情,他定睛在耶和华的身上,他单单定睛在耶和华的身上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不再缺乏什么了,我不再求什么了,我满足了。

我们能不能以耶和华为我们的满足?弟兄姊妹,我们有没有经历过耶和华的供应?我相信大家肯定经历过。小姊妹也和大家一样,天天为神的供应向神感恩。可问题是,地上的一切都会过去,我们现在的拥有不是我们永远的拥有。当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先生去世的时候,有人就问他的会计师,洛克菲勒留下多少遗产?会计师说,全都留下了。好像答非所问,会计师说全都留下来了。是的,我们需要抓住那不会改变的,不会逝去的,那就是耶和华,他是昔在、今在、以后永在的耶和华。他是那位将一千亿颗星星放于银河系中,然后又将一千亿个银河系置于宇宙中的上帝。他是那位将750亿到1000亿个神经细胞创造出两个布满肌肉的拳头,而每一个神经细胞又同一万个大脑细胞相连的上帝。1000亿个神经细胞,每一个又同一万个大脑细胞相连。弟兄姊妹,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概念?大家看过刚出生的婴儿的小手吗?小姊妹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他,太小了。一千亿,一千亿又同一万个,他是怎么排列的,这个细胞又是怎么放进去的?

我们的上帝是何等伟大的一位上帝!他是以色列的牧者,是大卫的牧者。今天,他也是你我的牧者,大家愿作他的小羊吗?

“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”。作他的小羊,福气来了。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。青草地、可安歇的水边,对羊来说,都是祝福,它们可以饱得美食,喝得畅快。而且,青草地软软的,躺下来休息是再舒适不过了。那么水流和缓的地方,也不会吓着胆小的小羊。我们的神,他不也是常常引领我们到青草地、溪水旁吗?他供应我们身体所需,也供应我们灵里的食粮。

弟兄姊妹,我们来看一下,羊是怎么来到青草地、溪水旁的?经上说“他领我……”。牧人领我们,不是拉拉扯扯,暴力地驱赶,而是非常体恤地、甜美地、温柔地带领。在《创世记》三十三章12-14节,我们看到,以扫要他的弟弟雅各带着羊群、牛羊,用追赶的步伐跟他一起走的时候,雅各怎么说的?他说:“我主知道孩子们年幼娇嫩,牛羊也正在乳养的时候,若是催赶一天,群畜都必死了。请我主在仆人前头走,我要量着在我前面群畜和孩子的力量慢慢地前行,直走到西珥我主那里。”雅各是一个有经验的牧人,他是一个好牧人,他知道小孩子和群畜的力量,他体恤他们,所以他量着他们的力量走。我们的牧者也是一样,他量着我们的力量,以智慧引导我们,领我们到青草地、溪水旁安歇。

弟兄弟妹,能够安歇真是一个非常大的祝福。现今的时代,很多人为失眠所困扰。在美国,每年就有38千人因失眠而死亡,64%的学生课堂上表现不佳都跟这有关系。那么世上呢,也有一种生物跟我们一样有这方面的困扰。狗不会的,因为小狗它会打瞌睡;那么熊呢,熊也不会,熊会冬眠;树獭呢,树獭更加不会,为什么呢?它一天睡20个小时。就是这个行动不敏捷,全身毛茸茸的绵羊,它没有办法好好地睡觉。如果说它要好好地睡觉,任何一样事情都不能出差错:它的肚子不能空着,空中也没有小虫飞舞,羊群当中没有冲突,四周也没有猎食者。可是,不幸的是,绵羊它不会自己去找吃的,它也不会自己去喷杀虫剂,同时也不会自己解决冲突,更不会自己保护自己,为自己找一个安全的地方,所有的一切都有赖于牧人的打理。牧人得给它们找吃的,得给它们做除虫措施,得解决它们的冲突,得保护他们,为它们创造可以安歇的所有的条件。为什么我们说保护它们,而不是领它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呢?可以说,没有一处是安全的,水边更不安全。巴勒斯坦的旷野和沙漠找水源是非常不容易的。即使找到了,这也绝非是安息的理想之所。因为,绵羊来喝水,其它的野兽也来喝水,而且,顺便来点美味。所以,羊群如果要安歇的话,牧人必时时警惕、守卫,时时准备出击。

弟兄姊妹,你们知道吗?我们今天得平安,全在乎耶和华为我们争战,就如当日他为以色列民争战一样。我们看到,以色列民在旷野,前面有咆哮的红海,后面有法老的追兵,摩西对以色列民怎么说的?“不要惧怕,只管站住!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。因为你们今天所看见的埃及人,必永远不再看见了。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,你们只管静默,不要作声。”(出十四13)弟兄姊妹,仇敌环绕的时候,我们为什么有平安?因为耶和华为我们争战。《以赛亚书》二十六章3节:“坚心倚赖你的,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,因为他倚靠你。”所以,现在羊要所做的,就是定睛来看牧人,我们也是要这么做,定睛于我们的牧者身上,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歇。

让我们再来看一下,可安歇的水边,我们来水边做什么?安歇。十诫当中哪条诫命最长?我们来看一下《出埃及记》二十章,是不是第一条、第二条、第十条?不是,是第四条:“当记念安息日,守为圣日。”并且为这个安息日做了具体的规定,同时道明了原因。上帝太了解我们了。我们知道自己工作,也叫别人工作,但是呢不知道安息。所以,耶和华上帝说:“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、仆婢、牲畜,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,无论何工都不可作,因为六日之内,耶和华造天、地、海和其中的万物,第七日便安息……。”所以,如果受造界都不会因我休息而受影响的话,那么你的事自然也不会被耽搁。

感谢我们的牧者,使我们得享安息。在这个充满人的失败、动荡不安的世界,有一块充满上帝恩典的富饶之地,你的牧者正邀请你去那里,他要你躺卧,枕在他温暖的爱中,在那里,你将得到真正的安歇。亲爱的弟兄姊妹,你愿意安歇吗?安歇不能是无尽期的,我们得起来跑路。

“他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”灵魂苏醒,我们知道希伯来文有两种意思,一种是指灵性的更新,另外一种衍生出来是指身心灵的复苏。《以赛亚书》五十三章6节:“我们都如羊走迷,各人偏行己路”,但是我们的牧者,把我们从偏行过失当中拉回来、纠正过来,并且洗净我们、复兴我们、刚强我们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们走义路。弟兄姊妹,人生是一条路,但不是每一个行路人的灵性都能得到更新、生命都是复苏的生命,但耶和华他使我们的灵魂苏醒;人生是一条路,但不是每一条路都可以被称为义路的,但耶和华引导我们走义路;人生是一条路,但不是每一个行路的人都有引路之人,但是耶和华他作我们的向导;人生是一条路,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确定的方向和目标,但是我们知道,耶和华领我们奔向天家;人生是一条路,大多数的人都害怕走到尽头,但是我们不怕,我们知道,天父在那里迎接我们,他张开双臂迎接我们。有个孩子坐长途火车,车上就有人问他说:“小朋友,你坐那么远你不害怕吗?”他说:“有一点儿,不过不要紧,到终点的时候我爸爸在那里等我。我一到站就看到他了。”是的,当我们走到尽头的时候,天父在那里迎接我们,所以我们只管欢欢喜喜地、坦然地走到底。

弟兄姊妹,我们今天得以行在义路之上,是耶和华为他自己名的缘故引导我们走的,不是我们自己有能力、有智慧自己拣选的、自己赚来的,因为各人都如羊走迷,没有明白的,没有一个寻求上帝的。我们得以行在义路上,完全出于神白白的恩典,是牧者因他名的缘故领我们走的,只有他配得歌颂和掌声。为他的名引导我们走义路,这是一次爱的带领,是一次成圣之旅。我们许多人常常忽视了成圣的福气,然而对一颗被更新的心来说,这是一个多么甜美的恩赐啊!

那么接下来,我们要走到哪里呢?“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;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”牧人的杖大概有六尺长,一端有钩。它有几个用途,它有的时候是钩着领头羊的脚走路,有时候用作支撑、帮助行走,有的时候也管理羊群、数点羊只。在《利未记》二十七章32节告诉我们说,羊是从杖下经过的,那么牧人一只一只数点它们。另外一种,是羊在走路的时候常常会懈怠、不小心,牧人就常常用杖来提醒它好好走路、加快步伐。还有一种,就是羊有的时候脾气不好,到处乱跑,而且它游离到羊群外,自己找个地方吃草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做会对它造成多么大的伤害,会有多大的危险等着它;这个时候,牧人就用杖来击打它、带它回来、保护它们。可以说牧人的杖,是作管理和引导之用的。牧人的竿是一个比较短的棍,用来打退猛兽和仇敌,引领和保护羊群,有的时候也用在羊的身上。可以说这个竿是安全和保障的象征。为了获得食物,牧人常常会领着羊群从一处地方跑到另外一处地方,有的时候会经过幽暗的山谷。这些地方常常会有一些羊肠小道,宽不过一尺,只能单行通过。山坳两边,石壁高得顶天,谷中不见天日,漆黑幽暗。这个时候羊要走路,它不见得能看见什么,但是频频临到它身上的杖,和时而传来的竿的声音,令它们感到安慰,因为它们知道,牧羊人就在它们的身旁,他的杖引导它们走正路,他的竿打退暗中的仇敌,使它们不至于遭害。

大卫他一生多经历急难、危险,没有登基之前,扫罗妒忌他,多方追杀他,四处逃亡的大卫多次险些丧命(参:撒上十九—二十四)。但是他遭害了吗?没有。为什么?耶和华与他同在,耶和华的竿帮助他打退仇敌、救助他。当大卫王同拔示巴犯罪的时候,他偏离了正义,这个时候耶和华的杖就临到了他的身上,在他家兴起了刀兵。他的儿子押沙龙篡夺王位,追杀父亲大卫。在他逃难的路上,扫罗族的示每拿石头砍他,还一边咒骂他。在大卫软弱的时候,押沙龙的谋士亚希多弗要设计害死大卫,他的计谋险些得逞(参:撒下十五—十七)。那么大卫遭害了吗?没有。为什么?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,他的杖、他的竿都安慰他。所以虽有刀剑随着他,他牧者的竿依然拯救痛悔的大卫脱离诸般的凶恶,安慰他。在大卫的身上,我们可以看到牧人的杖和竿是并用的,而这个管教的杖、保卫的竿都成了大卫的安慰。

管教的杖是令大卫远离罪恶、亲近上帝。在《诗篇》七十三篇28节说:“但我亲近神是与我有益”,“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,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。”(诗九十一1)住在耶和华的荫下多么美好,因为在那里有和耶和华相交的甜蜜,和与主同在、有主保佑的平安。这个保卫的竿,使大卫虽多经历急难、逼迫,却能享受出人意外的平安。我们说“死荫”,在希伯来文它翻译为“死亡之荫”、“荫翳”、“幽暗”,有的时候这个词我们可以从圣经中看出来,它翻译为“死亡”、也就是指人生的大限。不过基督他已经胜过了死亡,成就了“死亡之死”,所以在《哥林多前书》十五章55节那里说:“死啊,你的毒钩在哪里?”基督胜过它了,所以神的儿女、牧者的绵羊,也胜过了死亡。这就是为什么早期受试炼的基督徒们,他们能够坦然面对罗马斗兽场当中那饥饿之野兽的尖牙利爪;这就是为什么当他们的全身被包上动物的毛皮、绑在君尼禄后花园的柱子上,全身浇上汽油、被作为照明的火把而活活点燃的时候,他们依然能够祈祷、高歌、颂扬;这也就是为什么可敬的安提阿的主教伊格那丢说:“让一切都来吧!火啊、十字架啊、蜂拥而至的野兽啊,粉身碎骨、撕肉断肢、血肉模糊、全身糜烂,以及魔鬼的残酷刑法,一起到我这里来吧——只要我得着耶稣基督!”他们为什么这么坦然?因为他们要耶和华为他们的牧者,所以他们相信,纵然他们经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,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,他的杖、他的竿都安慰他们。

弟兄姊妹,请注意,是“行过死荫的幽谷”,而不是待在里面不出来、或者是出不来,牧者带他们走过,终点是哪里?天上荣美的家乡!死荫的幽谷是挺吓人的,但是有牧者的同在,一切都化为平安。而且,死荫幽谷之行使我们看到,羊和牧者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,由原来的“他”使我躺卧,“他”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,“他”使我的灵魂苏醒,到现在的“你”与我同在,“你”的杖,“你”的竿都安慰我,“你”在我敌人面前为我预备筵席,“你”用油膏我的头。没有危险是平安,危难之中蒙保护,是更加刻骨铭心的平安,是更大的平安。顺境当中对主的认识,常常流于肤浅和浮夸,甚至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,而逆境当中对主的认识才更加地深刻,更加地真切。牧者和羊的关系已经不再是“我和他”,而是变成了“我与你,你与我”。正是有了我与你这近距离的体验,才有了我与他永恒的见证。“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”。弟兄姊妹,羊行过死荫的幽谷,为什么不怕遭害?因为牧者与他同在;大卫行过死荫的幽谷,为什么不怕遭害?因为牧者与他同在;而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,为什么不怕遭害?因为牧者与我们同在,他的杖、他的竿都安慰我们。

“在我敌人面前,你为我摆设筵席;你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。”首先解释一下,这里的油,不是我们现在的食用油,这里的油是一种香膏,摸起来柔滑,看起来明亮,闻起来芬芳。在巴勒斯坦古代东方,招待贵客的时候,常常用非常芬芳的香膏来膏他们尊贵的客人,然后给他们倒一杯上好的酒。倒酒是非常讲究和有意思的,要非常仔细地倒,倒到满出来。为什么呢?我们来看第一件,用油膏他们的头,是表明对他们的爱,对客人的爱和尊敬。而第二件,客人还在的时候,酒都倒出来了,并且溢出来了,表明供应招待是丰丰富富的。

这里,牧者给羊膏抹表明什么?他是抬举羊,抬举大卫,也抬举了我们。那么什么时候“膏”呢?就是在我们坐席的时候,那么筵席设在哪里?是在敌人的面前。弟兄姊妹,这不是很有意思嘛!在敌人面前摆设筵席,而且还用油来膏我们,来抬举我们。他没有消灭你的敌人,但是,他在你我敌人的面前,摆设筵席,高举你,款待你。主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,常常有人拿话语来抵挡他,为难他,想要得把柄来控告他,但是耶和华使他用智慧的言语,以致于他的仇敌羞愧。但是主耶稣的仇敌消失了吗?没有消失。耶和华在我们的敌人面前为我们摆设筵席。主再来的时候迎娶新妇,也就是教会,那时候,我们也要在羔羊的大婚宴上坐席。现在每月一次的圣餐,也是预备我们尝那日宴席的丰盛。

 “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”以耶和华为牧者的一生,是耶和华的恩惠、慈爱相伴相随的一生。这个“随”更为准确的翻译是“追着,追随”。在《申命记》二十八章那里,让我们看到,当一个人得罪上帝,祸患是追着他,逃也逃不掉。但是,当一个人亲近上帝,福气追着他,随着他,你不想要都不行。“你在城里必蒙福,在田间也必蒙福;你身所生的、地所产的、牲畜所下的,以及牛犊、羊羔,都必蒙福;你的筐子和你的抟面盆都必蒙福。你出也蒙福,入也蒙福。”

follow you” ——追着你。福气是跟着你跑的,恩惠慈爱是跟着你跑的。

很多的时候,我们希望什么跟着你跑?是祸还是福?福气,恩惠,慈爱跟着你,追着你,你不想要都不行,真是连做梦都会笑醒。弟兄姊妹,这不是做梦,是实实在在的,是真的,因为有一位来自天上的,必作为印记来盖在上面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。

“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”。谁可以住在家里?奴仆是不能永远住在家中的,唯有儿女,也就是我们这一群主的小羊才可以。我们人世间的家总会有一个结束的时候,但神的家是永远长存的?信徒离开了地上的家也就是进入了天上永恒之家的开始。神的恩惠和慈爱不但不会因信徒离世而终止,反而更加显明出来,因为无比荣耀的美妙之旅就在我们眼前无边无际地展开,有说不出来、满有荣光的大喜乐,为那承受永生的人存留,而且永世不尽。

“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致缺乏。”这首诗篇以耶和华为开始,以耶和华为内容,又以耶和华为结束。假如说,我们的一生也是如此,始终与主,与我们的耶和华保持亲密关系的话,那么我们不会缺乏青草地,我们有青草地,有可安歇的水边,在那里安歇;我们有引导,我们可以行走义路,我们的灵魂是苏醒的;我们也可以获得安慰,我们拥有伴侣,我们享受保护,我们获得拯救;我们也享受人生,我们获得胜利;享受恩爱,承受福分,拥有永远的归宿,那就是天上荣美的家乡。因为,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弟兄姊妹,有耶和华作我们的牧者,我们此生还有什么别的所求吗?你们愿意作牧者的小羊吗?

灵修笔记

 

 

灵修笔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