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×

见证《遇见主》


  • by
  • 2018-6月-11

6月7日 周四见证交通会。王琳姊妹带领会众一起手拉着手,颂赞主耶稣,一起唱歌、起舞颂主宏恩。主恩主爱永远唱不完,愿我们的歌声如同清水永不停流,流向神的宝座。

郑义牧师做《渴望真正的复兴》(书4:19-24)证道。

约书亚带领以色列过约旦河后,吩咐十二支派立石作永远的记念,为要记念神曾用大能的手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,直到现在祂一直在其中,当尊重、敬畏上帝,要确信神必在他们前面赶出仇敌,必得神赐的应许之地。为“要使地上的万民都知道耶和华的手, 大有能力; 也要使你们永远敬畏耶和华你们的神。”

基督徒在生命路上,时常记念神在历史中和人生经历中的奇妙作为时,心中就会更有信心和勇气。在遇到新的问题和难处,高举上帝的名,更加敬畏上帝,这才是真正的复兴。复兴首先是信仰的复兴,确信神过去怎样作工,如今祂仍会作工。让我们确信神住在我们中间,确信神的作为和能力,使我们的生命得到更新和复兴。

上周刚刚接受耶稣的李娟姊妹,走到神圣的讲台前做《遇见主》的见证。

一、遇见苦难。母亲信主近三十年了。从小我便跟着妈妈常常在教堂度过,圣经、赞美诗、祷告对我并不陌生,甚至可以背出很多,但我一直没信主。我从小孩长大到工作,生活平静地过着。可意外就来自那一瞬间,17年7月25日,在十字路口正常通行的我们被后面开来一辆汽车撞伤,我受了一些皮外伤,而妈妈颅内出血、危及生命,当日住进ICU,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住进ICU的几日里,我多次被医生告知脑疝、癫痫、脑炎、开颅等等,加之母亲高血压、一个肾,病情异常危险。那时我的无助与绝望无法表达。

我本身患有胃病,精神的极度恐惧与压力下,胃病也加重了。经常胃痉挛疼痛,当疼痛到极限时,整日整夜无法入睡,有一个星期加起来睡觉的时间都没超过一刻钟,在床上疼得打滚,体重急剧下降。母亲的生死在一线之间,胃的疼痛让我死去活来,工作、家庭、孩子顾及不了,唯一的念头就是妈妈能好起来。

二、主的拣选。每位蒙主恩的基督徒都是主亲自拣选的,而我深信我就是由主拣选来的那个人,因为在那个时刻我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主,能够认识到这点还有一个曲折的过程。

(一)蒙昧的我。出车祸后我认为,母亲受伤是因为她信主信的不好,是主对她的惩罚(妈妈说这应该叫试炼,不叫惩罚)。妈妈的康复过程极其漫长、复杂。入院时颅脑出血,经过二十多天治疗,病情控制住后出院,但仍下肢静脉血栓和颅脑积水。医生说,保住性命已是万幸了,出院后不排除再次发生意外的可能。但对于我来说,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,有意外再说吧,此刻我情愿相信她已经全好了。妈妈的颅脑积水在随后的康复观察期内再次转成了血肿,半年中持续血肿,未见康复。血肿最怕再次出血,再出血的话只有开颅手术了。

病情变化妈妈并不知道,我和哥哥两个人每天哄着她说已经好了,妈妈也认为自己已经好了,可我们的心一直是揪着的。17年年底妈妈在新迁家的小区结识了教会姊妹,找到了附近的教堂,开始聚会(之前妈妈因为给我带孩子很久没有聚会过了)。两个月后,妈妈的颅内血肿竟然又变成积水了,我去问医生,这是不是康复的征兆?医生给了我们浇一脑子凉水,没看出明显的康复迹象。一个月后再查,积水和以前一样。已经快8个月了,为什么还是这样?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陷入了焦虑中。看不到康复的希望,医生也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,肇事司机屏蔽了我的手机躲了起来,一分医药费未付。我觉得医生没用,对司机恨得咬牙切齿,恨自己不中用,各种负面情绪蔓延而来。妈妈从我的情绪与言语中看到了端倪,她说那个肇事的小兄弟肯定有他的难处,咱们不要为难他,让神来解决吧。

妈妈从去教堂聚会开始,弟兄姊妹为她康复祷告,期间妈妈就她的经历做过一次见证。做完见证后,奇迹发生了,妈妈康复了!我也认为,是主治愈了妈妈,是妈妈信的好的原因,是教会的弟兄姊妹共同祷告的原因。

(二)神的点醒。18年5月18日,对我来说是转折的一天。我去顾问单位开会,顾问单位的武总也是基督徒,这位集美貌、智慧于一身的女子,曾经是央视记者,看重证据与逻辑重于一切,交谈中讲到了我母亲的事,我说我现在蛮信神的,因为祂治愈了我的母亲。而武总却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可能不仅神治愈了你的母亲,而是神要拣选你。你再好好想想,你当时做过、说过什么没有?”我浑身一颤,脑海里灵光一闪,想起车祸当天妈妈抢救入院时,我伏在妈妈的病床前万分虔诚地向主默默地祷告:“主啊,如果你真的存在,请你医治我的母亲,保佑她平平安安。如果你真的治愈了她,我便信了你。”随着妈妈的康复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祷告,甚至一直以来认为她的康复都是基于她自己的功劳、众弟兄姊妹的功劳,我虽说嘴里安慰着妈妈要相信神的存在,要好好信主,但我的心里还是不相信神的存在的。在那一天那一刻,虽然说我还是持怀疑态度的,但我觉得我应该兑现自己的诺言,按承诺去履约。

我迟迟未信的另个原因就是,胃痛好久了、体重一直消瘦,妈妈天天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为我祷告,我有时也会默祷,求主医治,说治好我我就信了,让我的体重长上来我就信了。药吃了无数,胃也没见治疗好,体重还是一直下降,我心里仍然疑惑着,真的有神吗?

18年5月29日,妈妈向我推送了远志明牧师证道分享,以前妈妈发给我的福音微信从来不听,但那天我莫名其妙打开听了,且一个多小时耐心地听了,对一分一秒的高效利用起来的我来说,多么不可思议。证道中讲一个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女人,因信主能医治她,去摸主的衣裳,她痊愈了。分享里有一句话最让我难忘:不要印证,只要信。这一个多小时的分享就是为了告诉我这句。是啊,为什么要印证呢?我不信神,而神为什么要通过印证来获得使我对他的信呢?祂没有义务如此做,而此刻的我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只要信就好了。

回过头思考,为什么说是神在拣选我呢?第一,妈妈出事后的那一刻,我选择无条件地相信神,神应允了我,保佑了我母亲的平安。第二,母亲出事并非必然,但母亲得平安却是必然,因为神早已经预设好了,祂会保佑我的母亲,同时也要向我证明,祂真的存在。母亲患有高血压一直在吃稀释软化血管的药----阿司匹林,长期吃此药血管会变脆。一旦遭遇外伤性颅脑出血,将会因为脆弱的血管、稀释的血液而在她的颅腔内弥散开来,一发不可收、回天乏力。但巧的是,出事前一个月,妈妈竟然莫名其妙把阿司匹林停掉了。感谢神!我知道这一定是神在其中。第三,服务我的顾问单位两年半了,从未探访过武总,就在那一天我去了,那一刻她点醒了我。第四,我仍不相信主,想要求证,却在那一天听到了远志明牧师的分享,正戳中我心窝。

为了拣选我,神可谓用心良苦。一环又一环,环环相扣,缺少了哪一环,今天我都不会站在这里。

感谢主,让我遇见你!

王琳姊妹带领大家用歌声赞美

用歌声赞美

赞美的歌声响起

见证会主礼 孙诺曼姊妹

证道题目 渴望真正的复兴

郑义牧师证道

自愿上台背诵经文的人们

见证人 李娟

见证 遇见主

见证人 李娟和她母亲